新版草莓视频app污

无尽昊天神辉,照耀万古青天一般,化作高大的背影,不可逾越。

苍松道人看到这一道身影,也是望而生畏,没想到三界中居然还有一位六品圣人:“你就是三界之主?”

天帝张百忍不怒自威道:“从哪里来,回哪里去。”

苍松道人眼神闪烁,他在九界中的修为是七品圣人,来到三界掉了三品,但这种掉修为不是单纯的掉修为,三界属于第十界的一部分,来到这里等同于被第十界斩了一刀,肉身强度也掉到了四品圣人的强度。

大帝强者也不敢轻易踏入第十界,就是怕这种所斩伤,掉修为。

而面前的三界之主,却有着六品巅峰圣人的修为。

可以说,在三界中与三界之主一战,不明智。

“你等着,等我援军一道,我们再来清算。”

苍松道人转身就走,化作一道光射入亿万虚空,不知去向。

苍松道人虽然被吓走了。

但天帝张百忍还在。

君尘和叶非叶都是神色无比凝重。

短发格子衬衣学妹清纯照

天帝沐浴昊天神辉中,身姿伟岸,自有一股无上的威严,仿佛是三界的天道一般,俯瞰着二人,平缓自然的道:“你们与那三界之外圣人的对话,本帝都听到了,原来二位小友都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。”

“不知,能否与本帝说说,三界之外的那个世界?”

君尘直视着天帝张百忍,虽然面不改色,但心中依旧有些发毛。

天帝张百忍如果出手,他们夫妇今天必死无疑。

一品圣人和六品圣人差距太大了,而天帝拥有昊天圣体,昊天圣体成圣,昊天神辉太过恐怖了。

一旦照中两人,两人必定元神寂灭,很难逃掉。

现在唯一能赌的是,天帝有更高的追求,更大的野心,他不会逆天而行,杀伐其他圣人,沾染因果。

一旦沾染两位圣人的因果,天帝的下一次轮回劫将无比恐怖,很难度过,十死无生。

天帝尚没有强大到无视因果的能力。

只有天子天女级别以上的潜力,才可能无视因果。

“告诉你也无妨。”

君尘沉声开口,“我们所处的世界,我们所能到达的三界边缘,并非是这个世界的部,这个世界只是第十界的一角而已。”

“有第十界,这意味着前面还有九界。”

“那个苍松道人,便来自九界。”

天帝喃喃自语,看不出息怒:“九界,第十界?”

“比起三界大多少?”

君尘道:“九界最小的一界,有一万个三界大小,无边巨大。”

“最大一界,有九万个三界大小。”

天帝目光微微一凛:“那第十界呢?”

君尘道:“不知道,但九界加起来,都没有第十界大,这是可以肯定的。”

叶非叶道:“第十界很大,圣人如尘埃一般渺小。”

“对于圣人之上的天命强者,同样也是无边的。”

“即便是天帝级强者,天位级强者,都不敢轻易踏入第十界。”

天帝眼中出现了一抹敬畏:“你我在第十界中,尽皆尘埃?”

君尘和叶非叶肯定的点头。

天帝又道:“何为天命强者,又何为天帝级强者,什么又是天位级强者?”

君尘道:“这是圣人之上的三大境界。”

“圣人要继承天命,才能证道成帝。”

“帝分四品,初成,小成,达成圆满,帝级强者比最强的圣人要强大数万倍,对于普通圣人来说,其中差距是无法用倍数来衡量的。”

“天帝级在天命之上,天位之下,是类似于一个准圣的境界,这个境界有叫半步天位,半步诸天。”

“天位境,又叫诸天强者,天君,这是已知中最强的存在,他们能够在无尽混沌中开辟宇宙。”

“天帝级别的强者想要再往上,达到天位境,需要开辟出自己的宇宙,或者在无尽混沌中找到天生的宇宙,继承天位,方可成为诸天,天君。”

天帝张百忍的身体微微颤抖:“有永生吗?”

永恒,永生,这是每一个修炼者都渴望的东西。

因为永恒,永生,包含着一切的欲望。

人之一身,最大的欲望所在。

君尘道:“又生就有死,任你再强,也难逃岁月那一刀。”

天帝满眼疑惑:“你们之前提及一个叫酆都女帝的人物,说她活了九世,那是重生吗?”

君尘道:“一会便是一世,一会最长是十二万五千年。”

“只有天帝级强者才能做到,并非重生,好比一棵树,你找到合适你的土壤种下,树枯萎了,但根还在,便有第二次生长。”

“这个土壤,就是世界,本源和世界融合,便是种树。”

“这一世,便是树木。”

“能活出几世,得看你本源和世界的强弱。”

天帝震撼:“如此简单?”

君尘道:“大道至简。”

“越简单,越难。”

天帝喃喃自语:“本帝自太古而生,洪荒初开之年,至今历经三元,修炼九会,可惜三界的一会太短了,只有一万多年。”

“三界太脆弱了,每一次遭到无量大劫的攻击,便会趁机上万年,这期间圣人只能避让,难以精进。”

“纵然如此,本帝依旧是三界第一强者,不曾想,却还是井底之蛙,岁月之中一粒尘。”

元,既一元化始,天地的轮回。

一元就是一次无量大劫。

天帝感叹后,看向了叶非叶:“那些人,为何抓你回去当天后?”

“定然是你掌握了天大的秘密,对不对?”

“跟我说说吧。”

叶非叶眼中闪过一抹警惕。

说,那她麻烦可就大了。

不说,天帝不会放过她。

最终,叶非叶还是选择的妥协,交代道:“我身份特殊,生在第十界宇宙初开之年,是第十界第一个诞生的天生圣人,故而受到第十界的庇护,只要我不证道天命,便拥有着和第十界一样悠久的寿命。”

“第十界不灭,我就不会死。”

“除了第十界的主人,也没有人能杀死我。”

“我每一次陨落,总能在第十界重生。”

这个消息一出,连君尘都为之震撼。

他以前一直想不通,为什么叶非叶会被诸天追捕,原来是这种原因,她和第十界同寿,是真正的幸运儿。

他以前找九界第一仙的时候,很多次发现重要线索,结果却突然断掉了,一切都指向九界第一仙陨落了。

但之后,他又找到九界第一仙隔一段岁月又出现的足迹。

他以前很不解。

现在,他总算知道原因了。

她是真死掉很多次了。

但是,她能不断在第十界重生,而且还带着部分记忆重生的。

她最近一次重生应该就在地球,被他遇到了。

天帝半信半疑:“这不是各大势力追捕你的理由。”

叶非叶又道:“当然是,他们只知道我长存不灭,故而以为我拥有不朽真经,不坏的血脉,想要和我共享永生。”

天帝还是没信,目光仿佛穿透了叶非叶的内心:“你不解释吗?”

叶非叶道:“我已经解释了,天帝你信了吗?”

她当然没有交代部的秘密。

不过她说这些,已经涉及到她的核心秘密了,不能外传。

她之所以说出来,是笃定了以后要杀掉天帝,把消息烂在对方肚子里。

天帝看了夫妇二人一眼,没有再追问这些问题,淡漠道:“你们曾杀了我的爱子,拿走了本帝一样的东西。”

“功德金莲,该还回来了。”

叶非叶看向君尘。

“自然要还。”君尘点头,虽然不想割舍功德金莲,但不还的话,麻烦很大。

君尘念头一动,功德金莲就浮现在了手上,有巴掌大小。

功德很久没有用了,君尘教化众生圣术,帝术,积蓄了很多功德,斩杀轮回中的禁忌也有功德。

他杀了圣人,这有损功德。

君尘立刻量化功德,功德金莲发光,很快测出了君尘拥有六个圣位的功德。

圣人学帝术,获得的功德简直恐怖。

六个圣位的功德,足够够夫妇二人双双突破到二品圣人了。

“君尘,你的功德,本帝要了,就当你们霸占功德金莲的补偿。”看着功德金莲上璀璨光辉,天地用着一种不可违逆的意志说道。

君尘和叶非叶脸色尽皆一沉。

这六个圣位的功德,要是给天帝拿走,天帝必定能晋升到七品圣人。

君尘目光冷酷,语气坚定道:“绝无可能!”

天帝屈指一弹,一道昊天神辉所化的剑气斩下,轰在君尘和功德金莲之前。

咻!

这一剑蕴含大道之为,强大的割裂力量,直接把君尘和功德金莲的联系给隔断了。

天帝一伸手,强大的吸力直接把功德金莲给拿走了。

天帝不怒自威的说道:“不要勇气,你们也没有生气的资本,这功德金莲本就是本帝的,你们已经用过多年,也获得造化,应该知足了,现在物归原主,方乃正道。”

君尘和叶非叶一个个脸色苍白。

这是强取豪夺。

但他们不敢有任何脾气。

六品圣人,他们只能忍辱负重。

天帝又看上了叶非叶手中的逆水寒:“叶仙子,本帝最近要去肃清一尊宿敌,尚缺少一尊绝世利器。”

“你手中的逆水寒借我一段岁月吧。”

叶非叶咬牙切齿道:“剑不离身,想要剑,你杀了我吧!”

天帝睥睨道:“你们应该知道六品圣人意味着什么,你们夫妇还能活着,已经是最大的庆幸了。”

“你若不给,本帝今天就是无视因果,将你的丈夫斩杀。”

说着,一股恐怖的威压从天而降,压向君尘。

君尘瞳孔欲裂,身震颤。

但是,这一股威压没能压倒他。

天帝皱眉,一掌压下,如同天塌了一般,压得君尘无法动用任何手段,当场跪了下来,七窍喷血,身体变形,元神欲裂。

叶非叶轻斥道:“住手,我给你。”

叶非叶立刻扔出了逆水寒。

天帝抓住了逆水寒,满意的点头:“不错。”

逆水寒显然不服,剧烈颤抖反抗,化作光形态,想要溜走。

但叶非叶立刻下达意志,让逆水寒停止反抗。

逆水寒很特殊,除了她,没有人能炼化,彻底霸占为己有。

只要念头一动,剑还在三界中,便能够回到她身边,天帝是压制不住这把剑的。

但天帝不知道。

“好剑啊。”

天帝握住逆水寒,对着君尘,当空斩下一剑。

被压制君尘不能动弹。

“不要!——”

叶非叶仙容失色,立刻施展万古一刹,君尘身影虚化,但还没能躲过这一剑。

这一道剑气摧枯拉朽,斩破了万古一刹,轰在君尘身上。

巨大修为的差距,再加上是逆水寒的剑气,让她的万古一刹没有挡住。

噗一声。

君尘当场被腰斩在地。

可怕的剑气带着永恒的裂创,让君尘的伤口根本无法愈合。

君尘咬牙切齿。

昊天圣体不愧是能够驾驭万道之体,天帝这一剑带着奥妙无穷的大道之力,斩在身上,形成了不可愈合的伤口。

如果无法摆脱这一剑的伤势,他以后晋升二品圣人的可能就永恒破灭了。

不得不承认,天帝手段真是狠辣。

“好剑。”天帝惊叹。

叶非叶也认出了君尘的伤口是不可愈合的,十分震怒:“天帝,你不是不杀人吗?”

她发誓,如果天帝再敢出剑,不惜代价,她立刻收回逆水寒。

天帝冷酷道:“此子残暴,斩杀了我儿,这一剑是还他的。”

“这一剑,就是惩罚。”

“你们服不服?”

叶非叶握紧拳头,指甲插入掌心血肉之中,仙血横流,不服写在脸上。

君尘沉声道:“我服!心服口服!”

叶非叶看着重创的君尘,也低下下巴。

天帝又道:“我知道你们不服,但那又如何?”

“实际上,如果本帝今天不来,你们恐怕难逃一死,那个苍松就不会放过你们。”

“你们应该感谢本帝才对。”

“作为报答,本帝还需要一些强大的帝术。”

“以及,晋升超六道种的办法。”

叶非叶咬牙切齿。

君尘低着头,满目狰狞:“帝术,我可以给你。”

“但超六道种,你已经证道成圣,根基定型了,再无可能。”

天帝沉声道:“是吗?那就要你的血脉好了。”

说着,天帝突然出手,掌心对着君尘一吸,君尘体内的精血突然失控,从伤口源源不断喷出,化作九天长河,源源不断的飞入天帝手中。

“张百忍!你不怕惨遭因果吗?”

叶非叶震怒。

“只要他不死,我不碰他的元神,这一点因果本帝还是能受得起的。”天帝傲然道,然后一掌压下,直接拍飞了叶非叶。

叶非叶大口喷血,瞬间重创。

一转眼,君尘的不灭精血被抽空了,整个人变成枯朽之状。

君尘当场昏迷了过去。

“君尘!”

叶非叶失声大哭,悲伤逆流成河。

天帝高高在上,睥睨道:“叶仙子,我要十门帝术,最强的修道帝术。”

“给你,都给你。”叶非叶咬破了樱唇,吓怕了,真怕天帝一怒之下,镇杀了自己的丈夫,那就真的万劫不复了。

只有活着,才有希望。

叶非叶立刻取出十块太古灵感玉,注入十门极强且无比难以修炼的帝术。

“若是假的,我饶不了你们。”天帝拿到太古灵感玉后,查看一番,然后警告一声,便踏破虚空而去。

叶非叶抱着君尘,血泪成江。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