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在线看片app下载网手机版

也不知道是不是“魅惑术”的效果太过强烈,这只雪地精巫师一个劲地向玄微子讨好,不过对方也没有多理会,只是问道:“那你应该知道,森林中大瀑布往西,有一处远古遗迹,被当地人称为圣地。那是什么种族建造的?”

“噢,回禀至圣奥兰索大人,祖灵曾屡次告诫我们,不能靠近那个地方,那里是神明离开大地的阶梯。”雪地精巫师回答说。

“神明?”玄微子沉思良久,然后抬手说道:“我要查看一下你的身体,别乱动。”

雪地精巫师十分恭敬地低头站立,玄微子指尖轻轻按在他头道:“好了,你可以离开了。”

玄微子召回了恒益子,只见雪地精巫师面露期盼,问道:“不知道卑微的我,还能够为至圣奥兰索大人做什么事?”

“如果我以后有事,或许还会找你。”玄微子将星光体植入雪地精额头后说道:“现在你可以离开了。”

玄微子方才已经大概了解这雪地精巫师是如何拥有施法能力的,与罗莎莲有相近之处,也都是血脉中蕴藏着魔法天赋,但也有不同的地方。

按照法师的说法,这种与生俱来的施法能力,可能是类法术或者超自然能力,如果善加开发,也有不逊色于法师奥术的效力,但具体到单独个体,天生施法能力不可能非常面。

而玄微子发现,类法术能力的源头也是多种多样的,既可以是源自族群血脉的魔法天赋,也可以是大脑或者灵魂的突变,而心灵异能其实也可以归入类法术范围中。就玄微子本人而言,他的“灵魂”显然是异常的。

但类法术能力的强弱,似乎也需要施法者本人的素质来支持,如果是大脑认知能力太过低下,那么就算拥有这份潜力与天赋,也无法发挥类法术能力。

雪地精巫师的情况就在于,他的智力与魔法亲和超过其他同族,所以才能拥有施法能力。但就算如此,要继续开发施法能力,就雪地精本身的素质,也非常艰难。

玄微子忽然想到,这个世界的生灵族类,其天生的素质也许是存在极限的,因而通过变形来获得素质上的加成,其实是一条比较便利的方式。

芭蕾女孩文艺古典气质优雅

不过仔细一想,地球上的情况不也类似吗?人类的听觉、嗅觉、视觉等基础能力,未必比某些野兽强大。但是人类的能知力、想象力,极大扩展了人类的潜能,从而能够通过开发技术、构建组织来提升族群的生存能力。

可是话说回来,如今玄微子身处的这个世界,具备这样素质的生物可不只有人类,而比人类弱小的地精也并不是完没有生存空间。

正如同盲目者以为天地自然是弱肉强食,却不知自然万象变化纷纭,生灵物类不过是各居其位、适者生存,然而天地自然才是众生不可回避的客观环境,如何面对各自客观环境,自然也诞生不同的文明形态。

“你在想什么?”罗莎莲问道。

玄微子忽然笑了:“我想地精能不能修炼道法。”

罗莎莲眼睛睁得大大的,不可思议地说道:“你……你居然想要将那些高贵的知识,传授给这些肮脏低贱的东西?你疯了吗?”

“知识无所谓高贵。”玄微子说道。

罗莎莲有些着急地用前爪刨地:“我虽然不了解你们入侵者,但我至少看得出,你教我的东西绝对是非常高明的知识。你如果就这样教给地精,不怕他们以后强大起来,祸害其他种族吗?”

玄微子望着雪地精巫师离开的方向,回答道:“我如果真的要传授道法,当然也清楚如何制约这些家伙。更何况道法无所不包、洞明万象,地精也不是什么都能学的,我所修的丹道,这世上绝大多数生灵都学不会……当然,现在还不是传法的时机。”

“那是什么时机?”罗莎莲有些迫切地追问道。

玄微子低垂眉眼,好似陷入恍惚之中,说道:“待得天地翻覆,三才杀机征兆出现。”

修炼道法是需要机缘的,凡俗之辈不能理解所谓机缘,总以为是某种不可知的力量或者命运。

但在玄微子看来却非如此,世人了解的道法,多是种种奇能异术、超凡脱俗的力量,稍深一些便觉得是长生久视、成就仙道。究其根本,道法乃是教人自我身心如何与世界相处。

而修炼道法的机缘,恰恰是要人们明白自我身心与世界相处出现问题。这通常需要人们吃过大苦头、遭过大劫难、挨过大痛楚,才能发现问题所在!如此方能知晓,既要向内省悟修持、又要向外认识流变,下苦功夫改造自我身心,这才是修道机缘!

吃一堑长一智,这种话说着简单。可是当日常行事作为碰壁,又有几个人能够知道是自己过往的思维认识导致自己判断错误呢?而且要知道错在何处,还知道扭转自己的思维认识、改正既有的行事方式,这便是发挥元神的功用!能做到这些事,非悟性超凡的天才不可!凡俗之辈,天天吃亏都不自知呢,还谈什么修道?

玄微子上辈子就曾尝试过有教无类地传授高深道法,可惜事与愿违,那些来投奔自己之人,无不是带着追逐强大神通法力、权位高人一等的心思。而玄微子最终败亡,也与这些事情相关。

直到险些形神俱灭、穿越异界,玄微子才隐约明悟修道机缘之难得,也恰恰是此刻才将事情想透彻。

如果要广传道法,那所需机缘更是深厚。所以玄微子说要“三才杀机”浮现,这个世界的众生不遭到极大苦难、不吃到惨痛教训,是不会有修道机缘的。

在此之前,传再高妙精深的道法也没用!

罗莎莲何尝不是如此?她被玄微子击败囚禁,脱离了斑兽部族的侍奉,每天要被柴堆镇民羞辱,自我身心与世界相处出现了强烈错乱变动,这恰恰是她修道精进的机缘。

如果还是守护圣地、高高在上的罗莎莲大人,哪怕玄微子恭敬地将《五帝仙函》双手奉上,她都修炼不了。

往后前去圣地遗迹的路上,玄微子一言不发,罗莎莲也不敢多说话,只是默默带路。

……

一片银白色的冰晶高墙耸立着,涌动的水流好像是一夜之间被冻成冰山,从超过百尺的高崖上延伸到下方,在阳光照耀下,反射出茫茫的亮白色,晃得人两眼发疼。

此地就是玄微子提到过的大瀑布,跨越河流再往西就是圣地圣地遗迹,沿着河流往下就是斑兽部族,两者相距不是太遥远。

眼下河水结冰,连这条瀑布也不例外,并且冻结速度超乎想象。这么庞大体积的冰块,按说应该很难维持自身重量,如果稍有外力震动,估计就会崩碎下坠。

玄微子与罗莎莲小心渡过冰面,又走了半天左右,就能看见茂密林木间的高大建筑物——

那是一扇与山体融合的巨门,足有五六层楼高,并且不是石砌搭建,而是直接将山体雕刻塑造而成巨门。巨门边缘雕刻着各种纹路与图案,比起艺术性的美感,更多的是复杂严密的几何线条。

巨门上有一个青铜圆环,圆环表面镶嵌着白色的晶体,即便圆环早已斑驳,这些晶体依旧不改光洁晶莹。

玄微子能够感应到白色晶体中蕴藏着魔法能量,而且以非常特异的方式运行着。他从挎包中取出几枚洁白晶莹的箭簇,那是当初迦·卡丹刺杀自己时射来的箭,后来被玄微子收集整理,仔细查验过。

那时玄微子身上有“力场屏障”保护着,一般弓箭根本无法突破他的防御,可这种白晶箭簇仿佛无视了“力场屏障”的效果,如果不是强风吹歪了箭矢,估计玄微子还真会中箭。

几番查验和侦测,玄微子发现这种洁白晶体蕴藏了奇异的魔法能量,如果配合适当的方式,将其释放出来,可以干扰或者阻断原本的法术效果,形成类似“解除魔法”或者“反魔场”的效果,虽然作用范围非常小。而迦·卡丹应该就是与精魂共鸣射出箭矢,突破了玄微子身上的“力场屏障”。

但迦·卡丹运用晶体的方式还是过于粗劣,只不过当初玄微子手上只有箭簇上这少量洁白晶体,无法深入研究。

现在好了,看见圣地遗迹大门上就镶嵌着这么多特异晶体,玄微子可以断定,这些晶体就是图·冉迪从圣地遗迹中带出来的。

玄微子抬手一发“水晶碎片”射向青铜圆环,水晶碎片一接触其表面就消融地毫无踪迹。

随即,青铜圆环镶嵌着的白色晶体散发微微光泽,魔法能量开始联通整座巨门,只听得隆隆闷响,巨门门扇向内打开,引起周围气流旋动,吹得玄微子衣袍翻飞。

门后是一片漆黑幽暗,玄微子站在门外,向罗莎莲问道:“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进入?”

“坦白说,我不愿意,但你会让我留在这里吗?”罗莎莲没好气地回了一句。

“你以前就没想过进来看看?”玄微子说道:“青铜圆环能够自行转化各种法术效能,这种机制我想斑兽部族的图腾守护者应该是清楚的。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罗莎莲问道。

“我在想,土著到底为什么要守护这种地方。”玄微子说道:“无论是出于信仰、传统,还是各种精神上的要求约束,那总归是有原因的。可是现在看来,如果圣地遗迹外没有人守护,随便一道法术就能打开大门,这感觉就像是等着人进去一样。”

罗莎莲讥讽道:“你以为谁都跟你们这帮入侵者一样吗?看见门外没有守卫,就恨不得冲进去将别人家里的东西抢光。”

“如果没有外面,又何必需要里面?”玄微子说道:“所谓门,不就是用来区分内外、用于通行的吗?真要让里面的事物彻底与世隔绝,要么将其摧毁,要么将永久埋藏,留着这么一扇能够轻易打开的大门干嘛?”

罗莎莲没有多说其他,玄微子继续说道:“而且你说过,图·冉迪进入圣地遗迹是隐瞒其他族人的,也就是说图腾守护者起码是知道如何进入的,否则连守护圣地遗迹的动机都没有了。”

“说这么多,你还进不进去?再过一阵,门会自动关上的。”罗莎莲催促道。

“哦?还带自动的?”玄微子说着抬手放出一只飞鸟斥候,使其留在附近树林中把风看守,随后笑迈步进入,一人一豹没入黑暗之中。

……

“为什么不允许?柴堆镇的木料不是非常充足吗?我建造一座小型礼拜堂而已,花不了太多!”

柴堆镇中,萨雷米爵士与沃夫争吵起来,为了是否要兴建礼拜堂,双方争执不休。

沃夫还记得“奥兰索医师”的嘱托,加上他自己也不喜欢神圣之主教会,所以极力阻止对方,并且还给出一大通解释:

“现在是什么时候?冬天!每年柴堆镇的冬天都有成打成打的人冻死,你以为我们那点木料够用的?谁知道今年冬天要维持多久?”

萨雷米爵士不忿道:“你们烧火只是用小块的柴薪,我用的是大块原木,哪里不行了?”

“你以为那些原木是你说用就用的了?连我都不能说了算!”沃夫跺着脚说道:“柴堆镇的粮食一年只能收成一次,大家要吃饱饭,就要靠卖当地的木料,再换成粮食运回来。我们为了抵御土著已经消耗掉一批,如果明年融雪之后没有木料送出去,那么又要饿死一批人,到时候谁来负责?你吗?你有本事,倒是给我变出一堆粮食来啊!”

萨雷米爵士一愣,教会中的牧师掌握一种“造粮术”的神迹,可最多也只能让三五人充饥,而且都是一些没有味道的干粮,根本不能指望可以救助众多饥饿人群。

两人的争吵引起众人围观,镇民也有各自心思,小声议论着“今年砍的树已经少了,明年指不定还要挨饿。”、“建一座礼拜堂也没问题吧,我妈身体不好,总念着这事。”、“要不用那只怪兽留下的棚屋?”、“你疯啦!治安官大人才不乐意呢。”……

此时一阵暖风伴随青草香气传来,就听得一个老迈声音说道:“缺粮食吗?我或许可以让大家吃饱饭。”

众人扭过头去,就看见一名服饰怪异的白胡子老人,手持一根与自己差不多高的橡木长杖,身上穿着像是兽皮与草枝混织的怪异袍子,腰间挂着石质符文牌子与陶壶,头发乱糟糟的好似鸟窝——而且还真的顶着几只鸟在头上!

“贵安,柴堆镇的诸位,我叫塔瓦隆,是翠绿之环的贤者。”怪异老人笑容和蔼:“或者可以叫我——德鲁伊。”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